官方微信欢迎进入体育比分365玩法介绍_365直播体育_365体育备用地址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 >  行业信息  > 单霁翔退休 王旭东接掌故宫博物院

单霁翔退休 王旭东接掌故宫博物院

发布日期:2019-04-09

来源:新京报

4月8日,执掌故宫博物院7年的院长单霁翔退休,继任者为敦煌研究院原院长王旭东。此外,故宫新任党委书记都海江也于3月上任。

  就在单霁翔卸任前一个月,故宫博物院发布紫禁城600年展览计划。数十项展览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延续一整年,故宫捧出《清明上河图》《韩熙载夜宴图》等传世名作,为自己庆生。

  2020年是故宫博物院一个重要节点,历时18年的古建大修和8年“平安故宫”建设都将完成,故宫将迎来更加健康的状态。按照计划,这一年的紫禁城600年大庆,单霁翔坚持不举办任何大型的庆典,而是通过开放更多的区域,拿出最好的展览,让观众感受到故宫之美。

“工科院长”王旭东 和时间赛跑的文物保护者

  唯一有印象的,是我父亲在1981年曾去敦煌旅游,他在莫高窟九层楼前留了影。

  在我这个工科生眼中,那些泥塑和壁画只是土,只是矿物,我只关注到壁画起甲、开裂等问题。

  我们的保护就是在和时间“赛跑”,希望最大限度地延缓它的“衰变”。

我们这个时代就要做属于这个时代的事情。敦煌是属于世界的文化遗产,当代敦煌人的使命是既要保护好敦煌,也要让世界更好地研究和了解它。

——王旭东

 

  敦煌研究院第四代“掌门人”王旭东,昨晚接到记者电话后,确认接任故宫博物院院长。

  从1991年到2019年,王旭东在敦煌工作了近三十载。2017年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王旭东曾谈起他与敦煌的渊源。

  王旭东1967年2月出生在甘肃山丹,那是一个非常缺水的地方,他从小梦想当一名水利工程师。1990年从兰州大学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毕业后,王旭东成为张掖地区水电处的一名水利工程员。

  1991年,敦煌研究院到兰州大学招地质工程人才,加入莫高窟石窟保护。因老师推荐,王旭东“勉强决定去敦煌看看”。那是他第一次来到莫高窟,此前,他甚至不知道敦煌在哪里。“唯一有印象的,是我父亲在1981年曾去敦煌旅游,他在莫高窟九层楼前留了影。”

  王旭东说,到敦煌的那个晚上,还没进洞窟,他就被莫高窟的静谧所吸引,他做了一个“一时冲动”的决定:留下来。

  在敦煌,王旭东参与的第一个课题是崖体稳定性研究。这个课题与他的专业吻合,很快引起了他的兴趣。但对于敦煌壁画,他并没有太大感觉,“在我这个工科生眼中,那些泥塑和壁画只是土,只是矿物,我只关注到壁画起甲、开裂等问题。”

  王旭东住在莫高窟,每天在洞窟里走动,周围的同事都是研究敦煌文化的专家。慢慢地,他开始把目光投向敦煌壁画本身。“我真正知道了它的珍贵价值。从那以后,对莫高窟所有的保护工作和管理工作,我都特别用心。我不再只是把它们当成石头、泥巴了,在我的眼里,它们是有生命的。”王旭东说。

  在敦煌,王旭东一待就是28年。2014年,王旭东接任敦煌研究院院长,成为敦煌的第四任“掌门人”。他的前任们,敦煌研究院第一任院长常书鸿,从法国留学回国,1943年来到莫高窟;第二任院长段文杰,国立艺专中国画专业毕业,1946年来到莫高窟;第三任院长樊锦诗,是一名考古学者,自1963年北京大学毕业来到莫高窟,就再没有离开。

  在“工科生”王旭东看来,莫高窟的壁画、彩塑是泥巴、草、矿物颜料、动物胶制作出来的,都是非常脆弱的,总有一天会消失。“我们的保护就是在和时间‘赛跑’,希望最大限度地延缓它的‘衰变’。”王旭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。

  近两年故宫等博物馆的文化创意非常火爆,在王旭东看来,莫高窟的价值和故宫的价值不一样,故宫的成功不能复制到敦煌来,但经验可以借鉴。

  今年元宵节,故宫首开夜场,连续两晚开展“紫禁城上元之夜”文化活动,引起一时轰动。

  今年,敦煌也将面向公众全面推出“夜游莫高窟”。2018年,敦煌研究院就曾专门针对研学游团队推出过夜游莫高窟的体验活动,深受欢迎。今年4月中旬至5月上旬,敦煌研究院则将面向公众推出“夜游莫高窟”系列活动,包括“夜游莫高窟”“夜游莫高窟,诗意边关行”“游姊妹双窟,走玄奘之路”。

“网红院长”单霁翔 让故宫和观众都有尊严

  我不是“掌门人”,只是“看门人”。

  到北京要做三件事——参观故宫,登故宫城墙,吃故宫烤鸭。

  只有人们都喜爱这些文物,文物才有尊严。

  新官上任三把火,我一把火也没有,因为故宫最怕火。

故宫口红唯一的缺点就是买不着,到公众场合拿出一支中国色的口红,多有尊严啊!

——单霁翔

  

2012年1月,在国家文物局局长任上10年后,单霁翔接过了故宫帅印。

  单霁翔执掌故宫,有着丰富的学识和实践基础。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,师从吴良镛院士,也是梁思成的再传弟子。上世纪80年代在日本留学期间,便开始从事历史性城市与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研究。而2002年开始的十年国家文物局局长经历,则让他对全国文物保护有了深切的认识。

  在那期间,他与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合力,将占用故宫13个院落的外单位一一迁出,其中也有国家文物局自己的下属单位。搬离过程殊为不易,单霁翔需要为这些单位找房子和资金。就在最后一家单位搬走后的第二年,单霁翔赴故宫上任,他曾笑称:“人要多做好事,最后好处会落到自己头上。”

  单霁翔在任这些年,故宫批量诞生“网红”。从钟表修复师王津,到故宫文创、口红,再到文化活动“上元之夜”等等,故宫屡屡在互联网上掀起波澜。2017年,故宫网站访问量达到8.91亿,186万多件藏品影像信息全部上网。一场“上元之夜”夜场文化活动,3500张门票引来3000多万人疯抢。

  正如故宫内部人士所言,单霁翔本身则成了故宫最大的“网红”。他的“金句”和“段子”在网上广为流传,1000多场演讲走遍全国,成为故宫文化最有力的传播者。

  然而,对于单霁翔来说,他自己或“萌萌哒”文创产品在互联网世界里成为“网红”,原本也并非其初衷。最重要的事,是让故宫的古建、文物和观众更有尊严。

  2012年,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古代宫殿建筑群,故宫长期以来开放区域只占30%,186万余件文物藏品99%沉睡在库房,观众虽然多,但八成都是沿着中轴线参观古建,很少能体会到故宫是个博物馆。

  那时候,观众参观故宫,一个突出的感受是:累。几乎所有观众都在中轴线摩肩接踵,整个紫禁城找不到几把坐椅,想看清楚昏暗宫殿的内部陈设,得使劲把脸贴在窗玻璃上,冬天哈气在玻璃上雾蒙蒙一片。

  对此,单霁翔认为,这样的境况,“让观众、文物和故宫都没有尊严”。

  7年时间,他不断在宫中巡视、发现问题,并逐步改进。到他卸任时,故宫开放面积已达到80%以上,8%的文物将可以同时展出,观众有了更多参观选择;宫里增设古色古香的坐椅和树凳,能供1万多名观众同时休息,同时,对古建无害的LED光源点亮了各个殿宇。

  频繁走红,为故宫带来了极高的关注度,也带来了过度“商业化”的质疑。就在年初,“上元之夜”便因灯光设计过于绚丽而引来一些质疑声,单霁翔回应称只用了8天制作,这是故宫在文旅融合方面的实践。“很多人看到午门灯光的照片都说灯光太炫了,但其实这只是整个灯会的开头。故宫的灯光秀是人走在灯光中,走在环境中,随观众参观的脚步来观赏。”

大事记

  故宫这7年

  2012年1月10日 单霁翔出任故宫博物院院长。

  2015年6月13日 故宫博物院试行限流。单日接待观众不超过8万人次,全面推行实名制售票,旅行社团队全部实行网络预订门票。

  2015年9月8日 “石渠宝笈特展”开幕,近300件珍贵的书画藏品展出。其中《清明上河图》带来参观热潮,引发“故宫跑”现象。

  2016年 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在网上走红,带火了文物修复师这个群体。图为故宫钟表修复师王津在钟表馆前签名售书。

  2016年5月18日 点亮紫禁城“前三殿、后三宫”。故宫中轴线上太和殿、中和殿、保和殿以及乾清宫、交泰殿、坤宁宫第一次有了人工照明,彻底告别“趴窗”参观的尴尬。

  2016年9月29日 故宫新开放西部断虹桥至慈宁宫区域,将两处之间的南北向通道打开,进一步扩大了开放面积。

  2016年12月29日 故宫文物医院挂牌成立,可容纳200名专业“文物医生”和各类先进仪器,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博物馆文物修复机构。

  2017年7月1日 故宫博物院全面推进网络售票,开放网售当日票和现场手机扫码购票。

  2017年10月2日 故宫博物院首次实现全网络售票。凌晨1点38分,全天8万张门票全部售光。 

  2018年9月3日 故宫养心殿正式启动古建修缮工程。

  2018年10月10日 北院区项目启动,预计2022年全面开放,将全面提升故宫博物院的文化遗产保护、展示传播和服务观众的能力,每年将迎来不少于300万的观众。

  2018年底 故宫开放面积超过80%,8%的文物可以同时展出,文创产品销售额超过15亿元。(记者 倪伟 吴娇颖)

 

 


【下一篇】:深切缅怀张文彬同志